当然,这个不单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,我是真心爱着水灵的。没有爱和信
  的关系,我不相信可以进行SM。水灵对我来说,是无人可以取待的爱奴,同时
  也是我最爱的对象。
  那一天,我又前往那一家咖啡店,因为我所爱的水灵就在那里等候。因为工
  作关系,我大约迟了十五分钟,但是水灵仍是一贯的笑脸来迎接我。我们两人喝
  着茶,享受一段倾谈的时间。这段祗属两人的时间,我等了很久了。我从坐位中
  站起,水灵完全明白我的心想着甚麽,很驯从的跟随着我。
  到了别墅,我拿出皮鞭和绳索,立即就向水灵下命令∶「来,站起来,双手
  放到後面。」
  水灵她像蚊子发声一般回答了一句∶「知道┅┅」接着就慢慢站起来。 ...
  祗见她害羞得两颊也泄红了,然後她静静的将手放到背後,我隔着她的衣服
  给她绕上绳索。每当绳索勒到水灵的身体,她就轻微发出「呜┅┅」一声的呻吟
  声,表现出一副辛苦的样子。
  「水灵,你觉得痛苦吗?若是忍受不了,就告诉我。」
  我这样温柔的问她,水灵就点头向我示意。因为是我的奴隶,所以就极力忍
  受着痛苦。特别是今天,我命令她不可以戴上乳罩的,当绳索在她乳房的上下绑
  过时,一个丰满的胸脯形态,立时就透过上衣浮现出来,看来她有照我的说话来
  做了。
  「水灵,或许会有少许痛的。你乖乖的不要动啊!」
  水灵丝亳不动,站立得像根柱一样的坚固。我在她的口贴上一块胶布,然後
  我就走进浴室去。我在洗澡的时候,想着东西,就祗是被绑着的水灵∶她现在怎
  黄牛好
  样呢?开始觉得自已是悲惨的?抑或想要稍後的发展,害羞得令她现在非常兴奋
  呢?祗是这样想着,我的那话儿就很自然的充满力量。
  我步出了浴室,一边看着被绑着的水灵,-边就喝着啤酒,使我感到异常满
  足。特别是眼前的水灵,因为她这样可爱,令我这样的感觉更为强烈。
  「嗳,水灵,你给我这样绑着,你想怎样?反抗也是没有用的了啊!」
  水灵的面孔露出-种不安的感觉,眼神流露出乞求我释放的样子,定睛的看
  着我。
  「就算我要令你怎样难堪,你也惟有是忍耐呢!」
  我隔着她薄薄的外衣,伸手抚摸着她的乳房。因为胶布贴着水灵的口,所以
  她祗能发出「唔唔」的响声。
  「看来你今天没有戴上乳罩呢?真是个好孩子。那麽,你给我看一下你的乳
  吧!」 .....
  水灵给绑得不能动弹,但是仍拚命的扭动着身体,给我看到她虚弱的抵抗,
  我仍可以将水灵上衣的钮扣,逐颗逐颗的解开。
  「这样可能是很可怜,但是你是我的奴隶呀!所以你不用想那麽多了,乖乖
  的给我看吧!」
  我这样说着的时候,手已经伸到她的胸前,一使劲就将她的乳房拉了出来。
  很有实感的,实在是个很好的乳房呢!而且因为上下也用绳绑着,令她丰满的乳
  房,更进一步的大了起来,向前跃出来一样。
  「水灵,你很美丽呢!却是这样难堪的样子,你真是何怜呢!」
  水灵知道自己的立场,不知是否有点後悔了,露出一副快要哭的样子。虽然
  水灵已经过了二十岁,仍然是存有少女的样子,为我这样的中年人作玩具,必定
  羞耻得很难忍受吧!不过她生来就是被虐的人,又和我这样的人遇上,这个实在
  ....
  是难解的命运。
  「那麽,水灵,不如你也喝点啤酒吧!」
  我让她坐到-张椅子上,向着可怜的水灵,恶意的这样向她说。
  「水灵,你辛苦吗?好吧,我就让你可以告诉我吧!」
  我就将贴在她囗上的胶贴撕开了。
  「单是给人看着,反而是觉得更加羞耻吗?想我触摸一下吗?」
  要她自己的嘴巴说出这样淫乱的说话,就是最羞的事。但是水灵的身体相信
  已经忍受不了,-定是很想我来抚摸的。
  「不要┅┅不要这样对待我┅┅求求你!」
  「那麽就算了吧,我还是回去好了。」
  「不要!不要将我留下┅┅求求你!」
  「那麽,你想我怎样?你就老实-点的求我吧!」
  水灵对知道就算反抗我也没有用的,於是就轻声的向我哀求∶「请你┅┅抚 ...
  摸我┅┅」
  「想我抚摸你的哪里呀?我不明白啊!」我故意的要令水灵更加难堪。
  「乳房┅┅请你抚摸我的乳房。」
  「是吗?我差点不记得水灵你的乳房是很敏感的。好吧,我就抚摸你的乳房
  吧!」
  她的那双乳房非常丰满,实在和她那幼嫩的面孔很不相称,我就温柔地揉弄
  她的乳房。水灵他将头摆向一边,忍受着我玩弄她乳房的耻辱。我就进一步捏她
  的乳头,当我轻轻接触,她就闭上眼睛,发出喜悦的声音。水灵那淡粉红色而柔
  软的乳头,受到这样的刺激,立即就硬得尖了起来。
  「真拿你没办法呢!仅是接触你的乳房,就已经这样兴奋了┅┅」
  「对不起┅┅对不起┅┅」像是做错了甚麽似的,立即就向我道歉。
  这样的水灵就最可爱。
  「现在,你最羞耻的地方要给我看了。你明白吗?」
  .....
  水灵就像被捕的女囚犯那般,轻声的点头回答。
  我温柔的将她的短裙脱去,令她祗有穿着一条内裤。
  「来,水灵,你想我怎样做,你自己说吧!」
  水灵双脚像是合紧了的,默默不敢作声。
  「你说不出来吗?」
  我用略为强硬的语气来催促她,水灵就成惶成恐的说出来。
  「┅┅水灵是个淫荡的女人。请你┅┅处置我吧┅┅」
  「是吗?像水灵你这样的女人,一定要用尽方法来处你才可以呢!那麽,首
  先该怎样做才好呢?」
  水灵已经完全习惯了当我的奴隶,就算我不强迫她,她也自然的说出来了。
  「请你┅┅脱掉我的┅┅内裤。」
  「我想,水灵你下面的口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吧!」
  「不要!请你别这样说。」
  .....
  我-边将她的内裤脱下,-边这样羞辱她。
  水灵的那部分不知何时都剃光了毛,非常美丽的。因为她还是这样幼嫩,所
  以无毛对她最合适。
  「呀呀┅┅很难为情啊┅┅别这样看我啊┅┅」
  唯一遮盖水灵身体的布,也终於给我夺走了,露出了她诞生时的样子。
  「真是美丽啊!水灵,你是我的奴隶妻子呀,你一定要服从我的命令呀!明
  白吗?」
  我再-次要她发誓服从我,水灵已经死心塌地的跟从我了吧。
  「┅┅知道┅┅」她点头的回答,之後她也没有再抬起头了。
  「那麽,首先你就将脚张开吧。照我的说话做,我要彻底调查你呀!」
  水灵那个耻辱的地方,我就仔细的检查,看她是否剃得乾乾净净的。
  「呀呀┅┅很难为情啊┅┅」
  ....
  水灵的耳朵也泄得通红了。在犹豫之下,仍然将双腿张开。
  「单是将双腿张开是不行的,你还要好好的向我请求啊┅┅」
  「呀┅┅请┅┅请你┅┅看我吧┅┅」
  可爱的水灵露出这样可怜的样子,就令我更想苛刻的对待她。
  「想我来看,就再将双腿张开一点呀!」
  「呀!太过份了┅┅」
  我将水灵赶到很悲惨的状况,她用很痛恨的眼神看着我,但是仍将脚更加的
  张开。
  「好,这样才是乖孩子嘛。待我仔细的看你这里吧!」
  我将面孔靠近水灵那个部分,看到那里的线条,真的令我大为惊艳。就像以
  往一样的幼细美丽,在那紧闭的地方,爱液慢慢的渗出,此刻已经有滴下来的样
  子。
  「水灵,你这样怎麽行啊!都已经这样湿了┅┅我才不过是抚摸你的乳房罢